不会虐,只会帅。错字巨多,老脸一红。


【信白】国士无双谪仙来

注意:部分历史,都是瞎掰,看着乐呵。


韩信千年之后再次醒来之时他所记得的依然是汉王宫钟室的天井。他被吕雉吊在房梁上,直到真正断气,其实还过了一段时间。他想起了曾经垓下之战,死在江边的楚王项羽。想起了他曾经亲手提过的钟离昧的人头,那之后刘邦轻描淡写地说,有人报告你造反呢,就将他拥的天下兵权收回。后来他在长安城里住了六年,是六年衣食无忧的囚禁,他再也无法背水一战,看山川之间雄兵厮杀。

其实说起来,他也是很爱长安的。在他吃不饱饭,承受胯下之辱时,在他遇见漂母之前,他得过一口饭食,一口酒,问君何来,答曰长安。他那时想,有朝一日他要站在长安城头,成一国名士,威风凛凛地报恩。之后他封大将军,灭六国,破...

【忘羡】醉里挑灯6

1.  2.  3.   4.  5.


6.

二者闻此言后,都沉默许久。魏无羡干巴巴地笑了两声,问道:走尸除了会活动,是否都和尸体一样?

蓝湛:是,以邪灵怨气驱之,不畏疼,不惧死,非常强大。

魏无羡思考道:那可有能自主活动,不为他人所命行的走尸呢?

蓝湛:有,若趋尸人将尸体的灵魂唤了回来,走尸就可自主行动。但……

魏无羡接着道:但人死不能复生,终归还是不会流血的。

蓝湛这里没了头绪,坐定八仙桌旁,古旧抹额下,眼直落在魏无羡的身上,看得魏无羡浑身长毛。他举袖自看,道:很奇怪?

蓝湛:你的伤可还有碍?

魏无羡松了口气:...

老者一掌拍出浑身内力,被少年人轻松挡住。左上右退,步伐刚劲。少年步步后退,轻松从容。三百招之后,老者满头大汗道:

莫非这就是,传说中的……

少年自如一笑:好眼力,这套武功,正是传说中的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--时代在召唤。而刚刚避开你的,正是这功第七层,蜷伸运动。

老者一叹,提着扩音器对身后门人道:走了走了,今天广场舞不跳了。遇到群不知好歹的小崽子。

得了胜的年轻人,却不知,还有一群人在他们身后。他们目光阴冷,带着大盖帽,开着小皮卡,是整条街游侠的噩梦。

长安路六扇门街道治安管理分部。

【忘羡】醉里挑灯5

1.  2.  3.   4.


5.


金鳞台前是否也曾云海飘荡,浩浩荡荡如九天玄女的裙摆。是否也曾经有许多长衫阔袖的俊美修士,在台前骑马射箭,猎捕魔物。而如今台前曾经九龙逐日的通天玉柱早已坍塌,不过在金家出钱出力大规模修葺之下,亭台楼阁也亦恢复七八分往日模样。


传说中金家自从千年之前,家主金光瑶作恶多端被正法之后,金陵年幼,虽有其舅的支持,最终金氏也还是日渐式微。不是江家不倾力相助,而是江家也自顾不暇。


这些都是后话。


蓝曦臣结束早修,辰时。他...

【忘羡】遇仙

醉里挑灯番外,完

1.

他是在八岁那年见仙的。

他出生在一个不富裕但却父母和睦的山野之家,父亲年轻的时候曾梦想成为一名铁匠。那时铁贵,剑利。铁匠这活计,全叫些皇宫贵族包揽,为了精雕细琢的雕花萝卜,也为了砍杀劈骨的沙场兵器。他父亲出身贫寒,最好那几年,也只是在员外家做短工。得了空,就往东厢房跑。锻造房在东,东凝太阳之火淬背阴之风,剑锐而刀利,大可马上征服天下,小可切花不断根茎。

他父亲看得多了,也想造一把好剑。无奈命不由天,隔了两年,军阀混战,硝烟四起。员外不是个大员外,挺不过浪潮波涛。树倒猢狲散,死的死,走的走。他父亲走了,到了西岭山岗,砍树造屋,做个农夫。不久成婚,有了他。他虽天生体弱多病,却深得父...

【忘羡】醉里挑灯4

1.  2.  3.  

4.

 

皮影戏戛然而止,罗家少女上前尴尬道:蓝公子,你怎么了?

 

魏无羡上前圆场:没事没事,蓝公子就是到时候了。

 

蓝湛不解地看向魏无羡,见他捂着肚子,一脸不舒服的样子,眉头轻皱。

 

魏无羡:蓝公子,就是饿了,想吃宵夜。

 

罗家妹子:那,我们这也有粗茶淡饭,不如我现在就给你们做吧。

 

说完她撩起袖子,干劲十足。

 

魏无羡拉着僵立着的蓝忘机,一边往院门处挪动:不用不用,都住你们家了,不好意思再吃你家...

【忘羡】醉里挑灯3

1.  2.  

3.

 

一回生二回熟,跟蓝湛走了两天,诈尸看了两次,胆大包天的魏少年愣没一秒,转手从腰间抽出陈清,快步上前,对着那个烂尸的脑袋使劲一敲。

 

敲得原本挂在尸体脸上的眼珠子,掉了一个。

 

闭眼超度的蓝公子缓缓看过来,魏某对他灿烂一笑:他动不了,让我欺负一下。

 

被绑着的可怜尸体说不出话,挣扎着被勒得掉了几块肉,魏无羡捏着鼻子,这次倒没吓得后退了,反而进了几步,仔细地看着这具尸体。

 

魏无羡:蓝湛,我这次真信那些鬼怪神仙的说法了,你看这人,烂都烂透了,还能动呢。...

【忘羡】醉里挑灯2

1.


2.


虽说这世道王公贵族多,什么个半大不大的土地主,也好说自己祖上有荫,可真要说起世家,掰掰指头,也就那么四个。武有武侯聂家战沙场,礼有仙门蓝家司天命,户有皇商金家掌采办,文有渊阁江家修库书。这四大家族啊,文武有道,礼商皆染,正所谓是上至阳春白雪,下到下里巴人,都有四大家族的枝丫。况且侯爵王公,枝连叶合,四家联姻的联姻,结拜的结拜,亲上加亲,更是可只手遮天。


天下姓温,可四大世家,能遮天蔽日。


说书先生一拍抚尺,三尺乌案,震了一震。下面喝茶的喝茶,听戏的听戏。魏无羡与蓝忘机面前,也摆着三五好菜,一坛烧酒。


魏无...

【忘羡】醉里挑灯1

半原著背景


1.


魏无羡出山门之前,一个瞎子道士从远方到来,爬上乱葬岗下三千的台阶,非要给远游郎一个信物。


那个时候魏某年方十五,长发搭肩,眉目灵动,自是满身得意,一剑一笛走天下。他师傅破尘老祖七老八十就收了这么一个徒弟,又加之其天赋异禀,自然宠爱有加。银票宝剑软猬甲,加身不忘陈情笛。就这么金缕满身的出门,自然是瞧不上灰衣褴褛的老乞丐送的东西。


那是一个抹额。


老道士一身风尘仆仆,一双手倒是干净,没给那抹洁如白玉的抹额弄得半点脏。他仿佛背了千斤重的使命,把抹额双手捧给魏姓少年后,就坐在乱葬岗正堂的红木雕双龙椅子上,一...

© 湾仔码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